專案管理人員,也是在產業界常聽到的PM, Project Managment 或Project Manager,這裡就個人經驗,分享對這類工作的看法

Source: Pexels and Startup Stock Photos

由一個故事起頭

從實習一路升為老闆愛將…她卻用一句話,戳破自己順遂職涯的危機

「我負責規劃跟督促大家,但專案結果達不達標不是我可以左右的,若成效不彰,我也沒有辦法」

當然老闆本身必須對K的態度養成負起大多責任,只是這種事情沒有人會跟老闆說破,也沒必要說破。

這個故事是發生在歐洲某個公司,有位資淺的員工因為總座的賞識,給其發展機會,最後就其志趣,分派其PM的工作,最後發生了以上連結的故事。

就筆者經驗,這位在台灣肯定很慘,尤其一定會有機會轉職,而且轉職後下場更糟。

(1)原因在於公司付員工錢,就是要看到成果,不是花錢聽員工說為什麼做不到的。

還有,沒有人會接受一個資歷比自己淺,甚至能力遠差於自己的人來Boss自己。

(2)當然, 這則故事的老闆也是個問題來源。理論上,小PM會有上司是大PM,指導小PM其實上大PM工作的一環。

但故事的老闆是總座級的人物,可能沒時間教導下屬。

不過問題最大點還是當事者的思維,決定了她的命運。

什麼時候合適作PM?

其實在台灣,個人不大鼓勵剛畢業的同仁作PM的工作,反而建議先選定某些專業的工作,建立一個垂直方向的核心能力,再去接觸橫向的PM工作。

專案管理跟催進度只是基本功,其實有不少的工作是要服務組員,沒有基本的核心能力,無法感受到事情的分寸,或是深度在那?

通常建議從任何一種專業工作,至少3年以上,這還是指Project Management。

如果是Product Management,最好是5年以上,甚至之前有Project Management的經驗會更好。

而筆者則是做了7年的工程師後擔任project management的工作,而後一年開始Product Management的工作

Project Management 與 Product Management的差別

兩者的差別就是生命週期(Life cycle)大不相同,這裡用製作炒麵為例子

專案管理(Project Managment):

在某個下午需在3小時內採買食材,廚具,以經費XX元,在晚上7點完成炒N份麵是目標。

所以PM就得在經費內,買了需要的食材,設備,並了解廚房老大需要的做菜時間,甚至考慮洗菜,切菜的時間等等,讓廚房老大在7點時端出N份炒麵。

專案起始於PM被交代任務,結束於N份炒麵在7點被端出。這段起始與終點可視為專案的生命。

產品管理(Product Managment):

如上,也是炒麵,但這個炒麵變成了產品,地點變成了中央供餐廚房。

除了第一次需要花3小時買菜,買設備外,以後可能只要1小時買菜即可。這時每天都有一個專案,就是在時間內完成N份炒麵。

但炒麵賣出去後,客人嫌口味不好,或是口感不一致,這時候就得想法改善。

不論食材,還是工法。或是價格太高,則需找其他食材供應商等。

這個工作,常常週而復始,所以就是一個週期(cycle),這個週期直到那天不推出這款炒麵了,也就劃下終點。這時為產品生命終止.

所以這也是為何叫做生命週期(Life cycle)。

所以製作炒麵是個專案管理,但提供市場炒麵,則變成了產品管理。

PM需要具備的核心特質

在大陸,專案管理稱之為項目管理,個人認為這個很貼切。

專案就是把一個目標,拆成好幾個細項,這些細項都是可以被被設定目標來管理,如在什麼時間用什麼價格買到什麼材料,或是,預計何時開始進行什麼工作,達到什麼目標等。

其中這些目標,都是可被衡量的。

所以,PM需要具備的核心特質有

1.邏輯思考力強:因為各個項目的分類,組織,需要一個系統化的思維。這是基本的能力。

此外,即使專案經驗豐富的人員,也常常會處理到不熟悉的事物,這是判斷的最後一道防線就是用邏輯來判斷。邏輯不一定能決定事物正確與否,但可輕易找出不合理處。

2.橫向整合的能力:因為一個專案會牽扯到不同性質的工作,所以如何能抓住不同性質的工作的要點非常重要。 很多不成功的PM遇到不熟悉的部門,只能被對方牽著鼻子走,無可耐何,如同開頭的故事。

所以這也是為何個人認為在做這個工作前需要具備一個垂直向的核心能力,不論那種工作,做事到了一定的深度,就會那種sense或是嗅覺,知道事物的深淺與否。

3.數字化的能力:在ISO裡面,對系統任何的工作的成效,需要可measurable (筆者這裡用可衡量來表示)。

因為能把表現量化,才可具體判斷成果。

這類量化的能力,就是所謂的數字化,其根基還是來自第一項,邏輯力。

並非所有的事物都可數字化,但原則上,只要是管理的目標,最好還是用可衡量的手法來表示。

另外,個人認為成功的PM會有一種核心特質,那就是服務的心態

其實,一個企業存在的目的,就是提供服務給它的對象,甚至一個人的人生目的本質,也就是服務人或物。

因為PM是橫向整合的工作,而服務就像齒輪的潤滑油,減低摩擦的阻力,讓工作更順利,前面有關討論魷魚遊戲的文章裡面的資源利用最大化,就是要靠服務達成。

經驗不夠怎麼辦?

經驗不夠被派上場是產業界常有的事。

通常有制度的公司會由資深PM帶領,但也有那種讓新手PM自生自滅的。遇到這類的情況,就要設法投資自己,設法在這個專案團隊找到一個主業,深耕下去,個人打算在下一個章節討論。

--

--

產業本身就與人一樣,會生老病死。過去的走向終點,也請注意新的種子也在發芽。

From Pexels by Quintin Gellar

日前遇到一位朋友,一起吃飯時,有2個感嘆。

一個是“神在那裡?”主要是對當時烏克蘭的不忍。

另外一個是職場的問題越來越多,每況愈下,以前的經驗,完全無法適用,不只我們這些資深者心中有很多問號?

年輕的員工,更是無奈,至少我們年輕有過希望,也經歷過成就,但年輕的員工就是無可耐何。

我還經歷過那種股票分紅的時代,所以就算沒有做到主管,還可以攢點小錢。

現在不但沒有這個福利,到處都是低薪(好像除了某些產業例外),升遷幾乎不用考慮,找不到好工作時,只好先忍著。 甚至有些工作比失業還糟糕。老的搞內卷,小的只能選躺平!

很多人到了個年紀,就被階段性任務完成,有些人則是設法把公司的剩餘價值榨到最後,有些人則是設法不讓年輕人起來等等。做假敷衍大行其道,吃相難看,好似末法時期。

問題點在那?

現有產業遇到瓶頸,舊的思維無法因應

如題,一個產業如果成熟了,也代表很多同業進來了,最後就是利潤越來越低,公司如果沒有準備轉型,就落到低價低成本的困境。

這時候,很明顯的一個指標,就是專業不值錢了,事情做100分與60分對事業的幫助是一樣,專業的員工價值就很難彰顯.

下一步就開始不重專業,外擴更無力,內部開始內卷,公司走向死亡螺旋,只是速度快慢與否。

無法成功轉型,還有一個主因就是過於沈湎於過去成功的模式,但時代就是不斷變化,有的時候一些補助的政策不是幫助這些企業,而是阻礙其成長。

以美國而言,沒有競爭力的產業就被市場淘汰,資金就流向其他更有前景的產業。適度的淘汰才能新陳代謝。

簡而言之,產業遇到瓶頸,常見的就是繼續用舊的思維鬼打牆,以下提到的摩托車發不動的困境

摩托車發不動的困境

很多企業遇到的難題,好像路上有人一直發不動機車,這時就不斷按電門發動,按到沒電了,就用腳踩。雖然附近有機車行,但就是要看看是否運氣好,湊巧發動了?!

理論上,遇到發不動機車的合理作法是找出發不動的原因,如電瓶電力不夠,或是火星塞髒了。或是送機車行檢查。

很多不願檢查的原因是(1)沒有發動機知識(2)不想花錢。這個可以類比很多企業的心態,遇到瓶頸,不是不願找問題,就是知道問題,不願投入資源解決。

這時候僥倖一定會吸引到很多不實在的員工,公司就會如同發不動的機車,不斷地按電門,按到沒電了,就用腳踩,機車還是一直騎不出去。

這時公司常見情況的是內卷化,無法對外擴張,所以力量往內擠壓,因為專業開始貶值,欺瞞就像雜草到處生長。所以什麼怪象都開始出現。

曾看過一位人力資源工作者說過,最常見求職者的希望是找到一個(1)尊重專業(2)誠實的公司。其實這些問題的根源都來自這些產業找不到出路了。

出路

還記得一些赫赫有名,紅透半邊天的企業,如BlockBuster, Nokia, AIWA等,如今安在?其實樓起樓塌只是這個世界變化的一部分。

如果是成熟的產業遇到挑戰,如市場的侷限,那就設法提升效率,善用數位化管理,甚至AI協助等工具,把內部成本降低吧!

錢可能只能賺這麼多,可以把利潤變更高,用最少的人力做以前一樣的工作,但享受更好的生活。

以前認識一個朋友,在10年前,他有個副業就是貴重金屬買賣,公司人數很少,而且是遠距管理,他那時就會用Goolge sheet來追蹤,公司營業額上億台幣,就是個例子。

如果救不了,就平心準備一個落幕的到來。再準備一個新的未來.

另外一條路,就是新的產業。

這個世界就是這樣,如果有那個產業凋零了,一定會有另外新的產業興起,當然,速度的快慢與環境市場有關。

與其感嘆時局艱難,徒呼負負,不如花點時間研究產業走向,並思考機會來時如何佈局。

佛教常講,成,住,壞,空。其實就是描述事物的本質,就像人會生老病死一樣,這樣所有的一切才會再生,進化。

--

--

其實本文的初始就是要討論李牧在人生最後的抉擇,寫著寫著發現前面還是要先鋪陳。

開始

讀到李牧的下場,正常人是無法接受的,所以金老ㄕ在他的書中大嘆不值,並援引歷史的案例,認為應該效法樂毅。

但本人做了一些研究及分析,最後以職場的觀點認定李牧決定留下是合理的。

其實前一篇職場提到的專業掛帥的環境就是為這一篇做鋪陳。

我思用趙人

廉頗從負荊請罪這則故事可以看出,這個人是可以不斷超越自我者,所以在趙悼襄王前,戰功累累。

長平之戰前期,如果要不是趙國的後勤不如秦國,以廉頗的策略而言,秦國可能因戰線過長,最後可能退兵。

甚至長平之戰後,趙國被燕國趁虛而入,其與樂乘統兵二十五萬痛擊燕國,率軍追擊敗軍五百里,直入燕國境內,進軍圍攻燕國都城薊。稱為趙國之戰神,當之無愧,難怪動漫王者天下以三大天稱之。

Source:https://renote.jp/files/blobs/proxy/eyJfcmFpbHMiOnsibWVzc2FnZSI6IkJBaHBBMWFrQWc9PSIsImV4cCI6bnVsbCwicHVyIjoiYmxvYl9pZCJ9fQ==--f271244e7236e062d81eaa5c29f9d339bfe256d6/o1080081014772804532.jpg

直到趙悼襄王,因為擔心廉頗擁兵自重威脅到王權,所以派樂乘去接管廉頗的兵權,廉頗一怒之下,攻打樂乘。

雖然樂乘逃跑,但廉頗自知犯下大錯,所以逃到魏國。即使後來被楚國延攬,廉頗從此之後,再也無任何功績。

這點其實與很多人才從一流公司出走到二,三流公司遇到的問題雷同。

老闆可能想延攬外面人才強化公司。但公司內部文化,組織能力,人員素質無法與人才匹配,甚至內部有敵意的員工都是挑戰。

魏國及楚國雖然經過變法曾經強過一陣子,但沒有像秦國一樣持續下去而徹底轉型。

再者,這兩個國家不像趙國是被強大的匈奴歷練過,所以國防基礎建設及兵員能力無法與趙軍相比。

所以廉頗晚年,一直希望能回到趙國。其中有兩個膾炙人口的文句

(1)有次趙國被秦國攻打,趙王想延請廉頗回國,廉頗也表現老當益壯。但因奸人構陷,說廉頗老了,動輒上廁所,故有廉頗老矣,尚能飯否

(2)廉頗晚年時,嘆了一句,我思用趙人

可見趙國才是廉頗可以一展所長的地方。

畢竟這是唯一可與秦國爭鋒的國家。很多研讀戰國歷史的朋友常常認為,趙國的名將是戰力最強的,能打敗他們的只有趙王。

樂毅

金老ㄕ認為,李牧可以仿效樂毅。

樂毅也是輔助燕國是打下齊國70餘城,最後因為燕王猜忌,不得不流亡趙國。

但也因為樂毅乃大智之人,加上當初猜忌他的燕惠王也後悔當初,所以樂毅後來在燕趙都吃的開,最後善終。

筆者認為,樂毅會善終是因為到了趙國。

其實,那時天時(七雄鼎立),地利(思想開放的趙國在旁),還有樂毅經營的人和等條件下,讓樂毅有這個機會。

李牧的抉擇

趙國是一個思想開放,專業掛帥的國家,所以會產出像廉頗,李牧這種從未被秦軍打敗,但只能被趙王KO的戰將。

綜觀戰國七雄,有那個國家的戰將有這種能力? 沒有!

所以史書的起翦頗牧不是沒有道理的。只有秦趙這兩國能產出超級戰將!而趙國更勝一籌。

時間回到李牧的最後一刻,那時的趙國大概就像1945年4月的德國,李牧在被拔掉兵權前,還是能擊退秦軍。

最後秦軍使出常勝絕招,反間計!

驅動趙國戰將的最強敵人-趙王,拔掉李牧兵權,李牧這時起來反抗,但被設計殺害。

金老ㄕ認為李牧這時應該效法樂毅,立即逃走求生。但筆者看法不同。

(1)李牧是厲害角色,因為他對環境了然於心,所以一直有辦法在弱勢下擊退強勢的秦軍。其實後來趙國即使邯鄲被攻陷,並未立即亡國,其有陪都持續到最後。

也因對環境了然於心,廉頗的下場他是清楚的。

此外,其他六國的能耐,他也是瞭然於胸。知道到了這些地方,肯定無法發揮!

還有他也看得出來,這些地方終究無法對抗秦國。

所以樂毅的作法不會是他的選項。

(2)筆者前面刻意提到,樂毅會善終,是因為逃到了趙國。還有那個時候的情勢有利於樂毅。

就李牧的角度而言,只要在趙國,還是有機會反敗為勝。所以這也是其後來抗命的原因。

只有在專業掛帥的環境下,才會有這種思維去反抗老闆的指令。等到公司轉危為安時,再交回兵權,請罪。主要是有廉頗的前例(趙王曾經後悔想找回犯大錯的廉頗)。

李牧的失算在於不知道沒有最爛,只有更爛!

李牧可能認為應該不會碰到比趙悼襄王還誇張的趙王,但沒想到趙幽繆王超越了趙悼襄王,因為亡國之君的業力是破表的。

小結

如筆者在之前業力不敵願力之文提到,一個人能否大展身手,其實與其所在的組織框架有很大的關係。

當然也有那種到哪裡都是咖的,那種人在戰國時代的最好出路就是自立為王。

如果不是這種角色,在換工作時,就要仔細思考,別的公司雖然提供不錯的待遇,環境延攬人才,但對方的組織架構,文化真的可以可以與其匹配嗎?!

筆者曾看過一些在國際超級大公司的熠熠巨星,被延攬到一些當地看來還不錯的企業,最後黯然離去,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所以想想廉頗的話,我思用趙人。

那,還有其他選擇嗎?李牧那時沒有,但你有!

PS:

其實在本文,最厲害的角色應該是樂乘,自從被廉頗打跑後,歷史沒有看到這個人故事,此人也是戰功彪炳。筆者認為其受家傳影響,預先未雨綢繆(甚至推論其本來就沒有接手廉頗位子的打算),隨時有安全的退路可行,其實這是在亂世的最佳存活之道。

--

--

之前看了王者天下這個動漫,開始研究起翦頗牧,加上之前從金老ㄕ的文章收穫不少,最後個人用職場角度來討論不同看法。

這裡推薦金老ㄕ的哥,就是個狠角色:不讀戰國,不知權力這樣玩!細數戰國風雲人物,誰能縱橫天下一書,原因如下

1.個人非常欣賞金老ㄕ在StoryStudio的大作,其實這些文章個人之前都在Storystudio讀過了,還真的有不少啟發,所以看到本書出版,因讀人手軟,自認有義務推薦之。

2.以前有張教師證書,也有點經歷,後來因為種種,沒有走上這途,但如果個人是老師,金老ㄕ是筆者的榜樣。

摘自https://blogimg.goo.ne.jp/user_image/1c/20/cb34ff212f4bb0f1fe5aac64b8d117f4.jpg

討論架構

戰國時代中的各國,可以將其類比為公司,國王是公司老闆,這些將軍當然就是該公司的當家員工。

討論方式以探討國家層面,也就是公司的大環境,而後就個人的特性做個討論。

會用起翦頗牧(白起,王翦,廉頗,李牧)破題,因為筆者認為在戰國時期最具特色的兩個國家,就是秦國與趙國。

因為這2個國家戰鬥力是戰國七雄的數一與數二,而起翦頗牧也是這兩國的代表武將,這兩個國家型態大不相同,也體現兩個國家的大將的不同特性。

秦與趙

秦國是從法家的改革後逐步成為戰國軍力最強的一方,法家帶給秦國紀律,秩序,以及一致性。相對於其他六國經歷的改革,秦國的改革是長期的,並有脫胎換骨的效果。不過,也因為長期法家的觀念的實施,但整個社會也很難容許多樣性的思考。

而趙國就很有趣,相對秦國,其為多極化政治格局,有三個政治中心,所以並未因首都被攻克而亡國。此外,趙國因為地緣問題面對匈奴的壓力,所以在軍事作為採實務作為,其中所謂的胡服騎射就是經典代表。

這裡用一個實務的案例來描述,在美國,最厲害處理槍傷的醫生不是從著名的大醫院如Mayo, Cleverland Clinics出來,而是大都會裡常常處理黑道火拼的地區醫院急診室。所以1980年代,雷根總統遭到槍擊時,第一時間就是送交這類醫生處理。

所以趙國因為匈奴的情況,變成如同地區醫院急診室熟悉處理槍傷的醫生。這是其他六國比不上的。

或是把趙國類比成以色列也可。

另外,文化方面也是多采多姿,其為是華夏文化和戎狄文化互相交融的結果,有開放,進取,包容的特性。

因為個人發現區分秦趙兩國戰將特性的居然可以用專業掛帥來分別。

雖然這個專業掛帥與民情特性有關,但確是國家結構制度影響下的產物。

專業,領導,那個掛帥?

就一個很簡單的問題,在一家公司,老闆是否能容許員工,在對事不對人下,與老闆意見不同產生衝突?

這個觀點就凸顯出公司的核心價值在那?

如果即使對事不對人,在客觀條件下,員工不允許與老闆有不同的意見,那麼這家公司的核心就是領導在專業之上。

反之,專業則是這家公司的憲法,維護專業就是維護這家公司的價值。

秦國比較像前者,而早期的趙國比較像後者。

趙國的例子

先看金老ㄕ該書的一段,有關李牧K爆匈奴前的故事

裡面趙惠文王,其實思維與很多老闆很像,剛開始會支持看重的員工,但若是一段時間沒有成效,這個員工可能會被拔掉,冷凍!

李牧的前期也是如此,但趙惠文王最了不起的地方是對專業的尊重,即使不高興,還是讓李牧放手一博。

結果是直至趙國滅亡的近五十年時間,趙國北方再無外患。

另外一個是廉頗,廉頗的故事也很精彩。先談談負荊請罪這則故事,廉將軍有這樣的氣度,在於專業至上使然。

他的專業終極目標,就是保衛國家。所以這也是廉將軍覺悟後,立即放下身段,向藺相如請罪。

此外,廉頗因為被趙王猜忌而被替換,抗拒後逃到魏國。雖然後來還是因為小人的作梗,廉頗沒有回到趙國,但趙王曾有過延請廉頗回趙的意圖。

由此可見,在那個時候,趙國的氛圍就是專業掛帥,專業可超越君王的顏面。所以造就千古佳話的負荊請罪這則故事,及後來沒有吃過敗仗的李牧。

不過是因為後來專業掛帥被完全凌駕,所以趙國掛了。

秦國的例子

最具代表者,就是白起的故事。白起就如該書所示,算是第一殺神,所向披靡。先不論其殺人如麻,行事太過。就歷史而言,其對戰場的判讀相當精確,下手計算非常精準。

最後造成其被殺的導火線之對趙國的戰爭一事,金老ㄕ認為其避戰態度是造成白起滅亡的主因之一。

的確,白起建議不戰是正確的決定,但在領導凌駕專業的環境下,就是死路一條。

另外,王翦的例子是個反差,更是經典。金老ㄕ的這段就是重點

所謂擁抱權力,首先是爽快承認唯利是圖,但我圖的是蠅頭小利,而且自己獲利的方式就是和統治者綁定在一起,所以我獲利,君主也能跟著獲利,甚至還能讓君主擁有穩定可控的收買途徑。

摘自拿錢就幫忙消災!秦國名將「王翦」為何選擇求生放棄了尊嚴?

王翦對戰爭的判斷不亞於白起,但在向上管理能力高出白起甚多。所以最後善終。

這不是鼓勵厚黑,而是要思考一個組織上的問題,越大的集團,制度紀律會是個核心,所以指令的執行的意義不一定是在效能,可能是組織穩定的要素。

此外,就作戰能力而言,王翦為靠足夠資源取勝的類型,而非李牧這類能從困境反敗為勝者。

所以王翦若是在趙國,可能發揮的機會有限,因為才能可能不及廉頗,李牧,而且趙國後期資源不足更無法讓其發揮。

反之,而廉頗,李牧若在秦國也應該無法發跡,因為還沒崛起,可能就身首異處。

小結

職場上就是有這兩種公司,沒有那家公司是最好,端看個人適合那種。

就秦國這種大集團公司而言,紀律就是命脈,所以可以學到很好的SOP,甚至可拿到充足的資源做事。

但若要升遷到一個程度,最好靠技能以外的智慧,如王翦的例子。

趙國這種公司可以大展身手,但因為制度的建立比較不足,不似秦國稱霸時已建立完整後勤,財政,故在長平一戰一蹶不振。

所以在趙國這類公司,打下天下後的下一個最大挑戰是如何守天下!

不過,這兩個國家在走向強大前有個共同特點,就是做好基礎建設,不論是商鞅變法後的系統,或是李牧所建立精銳戰鬥組織。

下一篇要探討的則是李牧的抉擇。

--

--

NICE 已推薦Sleepio作為安眠藥的有效替代品,這將節省 NHS 的資金,並減少可能導致依賴性的藥物處方.

原文來自

NICE recommends offering app-based treatment for people with insomnia instead of sleeping pills

大致翻譯如下

NICE 建議為失眠症患者提供基於應用程序的治療,而不是安眠藥

NICE(英國國家健康與照顧卓越研究院)表示,數十萬失眠症患者通常會服用安眠藥,但現在可以改為使用基於應用APP的治療計劃。

NICE 已推薦Sleepio作為安眠藥的有效替代品,這將節省 NHS 的資金,並減少可能導致依賴性的藥物處方,例如zolpidem唑吡坦和zopiclone 唑匹克隆。

經濟上分析發現,使用 Sleepio 一年後的醫療保健費用較低,這主要是因為更少的全科醫生預約和開出的安眠藥。

Sleepio 應用程序使用人工智能 (AI) 算法為人們提供量身定制的失眠數位認知行為療法 (CBT-I)。在英格蘭,多達 800,000 人可以從使用 Sleepio 中受益。

該應用程序提供了一個為期六週的數位自助計劃,包括睡眠測試、每週交互式 CBT-I 會話以及記錄他們的睡眠模式的日記。

這些課程的重點是識別導致失眠症狀的想法、感受和行為。認知干預旨在改善人們對睡眠的看法,而行為乾預旨在促進健康的睡眠習慣。

該計劃旨在在六週內完成,但人們可以在註冊後的 12 個月內完全訪問該計劃。這允許人們按照自己的節奏完成課程,並在他們願意的情況下重新訪問課程。參與者還可以訪問電子圖書館文章、在線工具並加入在線 Sleepio 用戶社區以獲得支持。

每日睡眠日記可幫助用戶跟踪他們的進度,並且該程序會為個人量身定制建議。用戶可以手動填寫日記,也可以從兼容的可穿戴跟踪設備(如 Apple Watch 或 Fitbit)自動上傳數據。

來自 12 項隨機對照試驗的臨床證據顯示,Sleepio 在減少失眠方面比睡眠衛生(註)和安眠藥更有效。

NICE 醫療技術和數位化代理主任Jeanette Kusel 說:“我們對 Sleepio 的指導為全科醫生及其患者提供了有關失眠症數位化治療方案的循證建議。

“我們嚴格、透明和基於證據的分析發現,與安眠藥和睡眠衛生相比,Sleepio 在初級保健中為 NHS 節省了成本。它還將減少失眠症患者對zolpidem唑吡坦和zopiclone 唑匹克隆等成癮藥物的依賴。

“這是數字健康技術可以幫助 NHS 的一個很好的例子。證據表明,使用 Sleepio 可以減少失眠患者的全科醫生預約數量,還將減少藥劑師提供的安眠藥處方數量。”

Sleepio 的費用為每人 45 英鎊(不含增值稅),每人開始 Sleepio 計劃的第 1 節。與初級保健中的安眠藥和睡眠衛生相比,Sleepio 可以節省成本。這是基於對在九個全科醫生執業中引入 Sleepio 前後初級保健資源使用數據的分析。

醫療費用在 1 年時較低,主要是因為 全科醫生預約和開出的安眠藥較少。

獨立的 NICE 委員會建議在懷孕期間和患有合併症的人轉診至 Sleepio 之前應進行醫學評估。孕婦應該接受評估,因為失眠會模仿其他情況,如不寧腿,或者可能是未確診的睡眠呼吸暫停的結果。

他們還建議進行更多的研究或數據收集,以展示 Sleepio 與面對面 CBT-I 相比的有效性。

註:

睡眠衛生(Sleep Hygiene) https://www1.cgmh.org.tw/intr/intr5/c6370/pdf/sleep_hygiene.pdf

個人觀點

這類應用是行為醫學的一種,有些疾病的問題根源來自行為模式發生問題,造成種種生理上的變化。就如同一般的上班族,焦慮造成失眠,胃腸問題,心血管問題,時有所聞。

如果只是靠吃藥,如安眠藥,胃腸藥等,只能治本不治標,甚至還有衍生的副作用,更重要,因為沒有就問題的根源做治療,所以這會是冗長,浪費資源的治療模式。

數位治療利用App從問卷的手法,了解病人的特性,再用AI提出對應的課程幫助病人調整心態。

這類觀念,個人於10年前一場國際演講就聽到Prescription App這個觀念,看來是隨著計算機能力,還有AI導入等逐漸讓這類技術可行,除此之外,法規的修正如美國FDA的Pre-
Cert Program,也逐漸解除這類產品上市的障礙。

本產品最大的意義是英國NICE(英國國家健康與照顧卓越研究院)的推薦,也就是正式被導入國家的健保系統,也就最後一關也被克服了。

當初看到這類軟體,個人第一個想法是可否如同藥物或是醫材手法,與相關廠商合作,取得授權,將內容中文化,服務當地。

但仔細分析一下,不像藥品,成分定下去就不會變,賣到他國還有專利保護,故一本萬利。

但是這類產品如果中文化,提交相關文件聲請TFDA核准時,可能核心的演算法原則與治療內容會被揭露,此外,如果更新軟體,也要隨時通報TFDA。

除非當地的公司是子公司,否則這類資料有外流的可能。短期內除非是藥廠搭配相關適應症的藥品所開發的藥品,一般純軟體公司不大可能在其他語系國家推展本產品。

所以,台灣TFDA可以開始思考導入相關法規,鼓勵相關企業開發軟體。

目前個人認為最合適的單位會是醫學中心與醫療器材廠商合作,開發類似產品,而健保局可根據實驗證據予以給付,甚至可依此再次試辦論人計酬制度,開發者如大型醫院可持續靠這個App賺錢,而健保局因為效率提升可節省經費,用在其他刀口,而這類數位產品需要帶配可靠的醫材,所以對醫材製造商也是良性提升,個人認為這會是未來三贏的一個機會。

--

--

Vance Chang

Vance Chang

Over 25 years experience in medical & biotechnology industry involving RD, product management, business development, and regulatory affair/quality management.